565net必赢最新版 > 亚洲必赢 > 贝歇流派与德国当代摄影,每个摄影师都希望获得一个最好的角度

贝歇流派与德国当代摄影,每个摄影师都希望获得一个最好的角度

不过,Metagrame不知道是不是抄袭了这个网站:Thecolorof(事物的颜色),早先,它以搜索引擎的方法出现,比如,你可以问:夏天是什么颜色?(the color of summer) 系统会从社交网站里检索各种夏天的照片,把它们的色彩中和,逐渐糅合成一张新的图片,给你一个具有肌理的颜色。现在这个网站已经变成一个可以下载的APP,它的工作模式和Metagrame基本相同。

贝歇夫妇摄影作品中建筑景观,强调“呈现事物本身面貌”远远大于通过影像进行反思,这就像是一种极端现象——当你越是剔除影像之外的因素的时候,人们却越会思考这些画面之外的观念。所以他们的作品首先是展示景观本身,而这些景观又是以高度工业化、城市化的“消费社会”为前提,在文化和历史的脉络中,它们展现了贝歇夫妇对于身份、文化以及历史的深刻思考。

1959 年,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伯恩贝歇和希拉贝歇开始合作,拍摄德国大工业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水塔、煤仓、卷扬机塔等工厂设施,并将这些照片按类型学组合,由此成为了摄影史上重要的工业构成摄影领域的先驱。贝歇夫妇将这种风格独特的客观摄影持续了40余年,使之已不仅仅是一门摄影艺术,更是工业考古学,是类型学的研究、拓扑学的纪实文本。 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整整三代艺术家在贝歇夫妇复兴纪实摄影的基础上继续拓展摄影艺术的领域,使得杜塞尔多夫学派成为了世界公认的高水准、精致的摄影艺术的代名词。

我一直强调基本功的重要性,任何违背摄影基本原理的图片我都不喜欢。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蔑视规则呢?

Metagrame不但可以以人为单位做照片叠加,还可以根据标签来叠加,比如你可以选择某个地点比如#时代广场#,还某个事件比如#中国队赢了#……但是,最后的结果其实和这些都全无联系,因为这幅拼贴画里完全看不出任何所以然来。其创始者说,这已经不是照片了,而是一幅画儿。他的未来商业模式就是把这幅作品(压缩照片)卖给你!

“杜塞尔多夫学派”和“贝歇学派”的区分

著名的现代工业摄影先驱水塔夫妇。德国的伯恩贝歇和希拉贝歇,是极具影响力的概念摄影艺术先锋与教师,他们实践的类型学摄影,延续了自20世纪20年代由奥古斯特桑德兴起的新客观主义,以无表情拍摄为技术特征,通过他们自己的创作,更通过他们的学生引起强大的杜塞尔多夫效应,从而引领了当代摄影的方法论、技术美学与风格潮流。贝歇夫妇培养了多位当今摄影领域著名的摄影艺术家托马斯施特鲁特、托马斯鲁夫、约格萨瑟、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等人,史称杜塞尔多夫学派。

想要拍到好照片有些一定之规,光线、构图、瞬间等等,还有很多教授这类方法的相关书籍,这是摄影初学者希望看到的内容,可是我却不会讲。因为这些规则是我一直试图忘记的。

565net必赢最新版 1

“影像类型学”的形成

伯恩的家乡在希格兰德(Siegerland),德国西部一个小矿区。长在矿工家庭,伯恩从小所见的就是那些无处不在的采矿和加工设备,他也熟悉环绕矿山周边而建的每一个小村子。伯恩后来这样阐释自己从小生成的审美:对海洋、阿尔卑斯山、湖泊这些美丽的自然风景不感兴趣,着迷于海港边的无人区和铁轨构成的景象。那些机械设备在他眼里也是一种景物,他说:这种经济学的审美,源于人们对物体的普遍使用,其实这无非是由巨大的工业容器和管道组成的支架,但它们在我眼里却是一件件雕塑。

蔑视规则的前提是要尽可能熟悉它们,把规则当作工具,而不是被它奴役。超越束缚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掌握它,你永远不知道那些真正打动人的时刻何时到来,你只能将自己武装到牙齿,成为一个尽可能全面的摄影师。

看着Metagrame,thecolorof,这些五花八门的照片整理网站和APP,我感到自己仿佛进入了虚拟世界的宜家整理收纳家具区,把照片梳理整齐分门别类排排好,这是多么舒爽的感觉。亲爱的读者,您有什么收纳照片的方法呐?

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外景

565net必赢最新版 2

我拍下了自己心目中的泰姬陵。虽然这是一个并不符合传统拍摄条件的环境,但对于一定要拍摄的内容,无论条件好坏我都会按下快门。反之,如果是我不想拍摄的内容,即使它处于最佳条件,我也没有任何拍摄欲望。当一个摄影师被所谓最佳条件左右时,他就成了摄影的奴隶;而当他的摄影冲动源自内心时,无论在何种条件下,他都能找到最佳的拍摄方式,得到最棒的画面。

其实现在才说到正题。主妇们整理那种特别占地儿的冬衣棉被,会使用空气压缩袋。这就对了,我们在整理照片的时候怎么就从未想过——压缩和叠加这种方法呢?当然,现在也有一种软件可以帮你实现。Metagrame,这个网站号称是做Instagram照片的视觉化,其方法是帮用户把Instagram帐户里的34或者64张照片都叠加(以像素为单位进行平均)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相当抽象的图像。

自然的艺术, 布劳斯菲尔德,1928年

希拉的青少年时光在波茨坦度过,那时归属于东德。她有个做摄影师的妈妈,13岁开始拍照,在当地一位老摄影师瓦尔特艾希格林的工作室里学习。老先生来自摄影世家,教会希拉以19世纪的古老风格来拍照,那些画幅极大、技法简洁的照片后来成了希拉一生的摄影信仰。老先生派她去为铁路公司拍铁轨、蒸汽车头,这是希拉最早对钢铁材料的拍摄发生兴趣。在进入杜塞尔多夫学院后,她开始重新深入这一主题,我觉得铁是拍摄静物的最佳材质,而拍摄花朵在她看来相当无聊,因为她认为,如果人们拍摄那些本来就作为美而出现的对象就会很无趣。

举个例子吧。泰姬陵是我人生必拍的建筑之一,也是被拍摄了无数次的建筑,每个摄影师都希望获得一个最好的角度,最好的时机,最好的天气,拍下属于自己的泰姬陵。但我到达时,泰姬陵所在城市阿格拉的雾霾严重,没有蓝天白云,没有通透的空气。

565net必赢最新版 ,有一种是科学分析派,去年年底,Instagram社区里有一个很火的应用(如果你还能用Insta),一家叫做Statigram的数据统计公司帮用户自动生成一段视频,里面是每个人一年被点赞最多前五张照片,另外还可以帮你做一个点赞报告——看看谁最钟情于你。当然,这家公司很快就背叛了我们这群消费者,因为数据分析当然不是用来玩儿的,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卖了你。

乡村教师,奥古斯特·桑德,1921年

贝歇夫妇部分作品

泰姬陵开门的时间就是当日太阳升起的时间,我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在门口排队,只为争取第一时间来到泰姬陵的面前。开门通过安检后,我迅速跑到拍摄位置,当游客在门口的第一拍摄点拍照留念时,我获得了宝贵的几分钟时间完成这幅照片。雾霾减小了天空和建筑物的反差,在太阳升到能够照亮高塔的高度之前,整个建筑物上没有任何阴影。在极短的时间内,我只按下了几次快门,如潮的游人就已经填满了前景,阳光的照射也已经让高塔亮到耀眼。

所以,当下的根本问题就是在于照片生产的太多了,收纳照片已然成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过去我们的思维是平行并置,将照片一张一张地挑出来,但除了这个思维方式,照片整理还有什么方法呢?

《德国8:摄影的语言——杜塞尔多夫学院》展览现场

贝歇夫妇简介

在自己的摄影生涯中,不要过早进入所谓的创作状态,因为在没有完成基本训练之前,你一定会被规则左右,无法做到由心而动。所以不要蔑视你手里那些“摄影圣经”,在你没有掌握这些技巧之前,你不会做得比那些内容更好。

565net必赢最新版 3

贝恩德·贝歇和希拉·贝歇

希拉说她喜欢拍高炉,从炉顶拍摄如同站在树梢上一样,而为了从最合适的角度拍到一座高炉,他们常常需要各背一套40多公斤的器材,沿着攀爬梯爬到其他高炉的顶部,这是具有极大挑战性的事情,有时得上下往返几次才能把设备搬运到位。希拉以纪律性来总结她对拍摄的理念,与这些经验不无关系。几年后,他们去了和德国比邻的法国、比利时,60年代中期去了早期工业发生地英格兰,10年后又去了美国。旅行的国家越来越多后,他们不再像早期那样普遍记录,开始试着减少拍摄数量而集中拍摄特定的对象,即工业生产中的范例,尤其是那些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一再出现的物体,更是他们的重点。他们有很多有趣的表述方式,比如说,这些水塔也有一张脸,你需要仔细观察才能够辨认,拍提升井架就像看一条鱼,或者,水塔和水塔之间也有区别,有的像踩着高跷的夜壶,有的则像穿着演出服的小丑。

当然,拍摄这幅照片的方法还是有章可循的。我曾经认真研究过德国摄影师贝歇夫妇的作品,为了达到统一的风格,他们在拍摄建筑物外观时通常会选择阴天和反差小的时候。也就是说,类似我拍摄泰姬陵这样的方式也是规则的一种。

565net必赢最新版 4via 1416

“杜塞尔多夫学派”的背景

儿子马克斯成年后,在一部关于父母的纪录片《摄影大师贝歇夫妇》中说,他们是合适的一对:伯恩喜欢收藏各种小东西,连商品价签也要收藏,但这些东西堆在一起却毫无系统性可言。希拉更热衷于研究,擅长用图像阐释复杂的现实。他们有共同的审美,而且都能在物体上发现乐趣,但妈妈更有清晰表达事物的欲望,她想让人们一眼就能看明白。希拉和伯恩50年代末在一家广告公司里相识,他们很谈得来,开始一起拍照和旅行。两个人都很穷,好几年后才攒出购置整套设备的钱。他们的第一台相机只是普通禄莱,后来终于换成一台可以基本满足创作要求的69画幅的林可夫相机,后来还有1318画幅相机。最初的合作是希拉经常跟着贝恩回到希格兰德的父母家,爬到矿山上去拍照。然后,他们开始反复去德国鲁尔工业区(Ruhrgebiet),开车到处寻找能拍摄的对象,记录下最具代表性的埃森、波鸿、多特蒙德。70年代早期,对波鸿的汉尼拔矿区和第二矿业联盟矿区的拍摄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是第一次全方位地对矿区进行记录,也是鲁尔区工业文物的最早影像,最终促发了德国公民组织对工业建筑的保护行动。

有个摄影师也在做同样的压缩,但更有意味一些。Corinne Vionnet的作品叫做 “Photo Opportunities ”(拍照的机会),她在互联网上把游客拍摄的旅游照片收集,然后叠加,世界各地著名旅游圣地的标志形象,形成重重叠影,但你会发现,这些来自不同作者的照片,彼此之间构图竟然丝毫不差,地平线,标志物的位置,游客们都掌握得相当精确,最终压缩的照片仿佛是一张照片。为什么我们外出旅行,都要拍同一张照片呢?恐怕这就是摄影师要提出的问题。

从摄影史的脉络中讲,贝歇夫妇所“创造”的“影像类型学”可以追溯到德国的新客观主义——1898年卡尔·布劳斯菲尔德开始在柏林的皇家艺术学会和手工艺博物馆(Royal Arts & Crafts Museum)教书,在教学过程中卡尔·布劳斯菲尔德经常会用到一些植物作为教学范例,但是由于这些植物在学校的人造环境中(尤其是德国寒冷的冬天)很难存活,于是他就想利用摄影的方法来记录和保存这些植物的影像,他用自己特制的相机非常仔细和严谨的直接摄影的形式拍摄下了植物的外观形态——“我(拍摄)的花朵应当对人们修复与自然的关系有所裨益。它们应该重新唤醒了自然的意义,并展现出自己丰富万千的形态,提醒那些观看它们的人——人应该为了自己,俯下身来,细细观察自己身边的植物世界。”

著名的现代工业摄影先驱希拉贝歇女士于2015年10月10日逝世,享年81岁。希拉贝歇1934年生于柏林,1959年开始与伯恩贝歇共同创作,拍摄德国大工业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水塔、高炉等工业设施,并将这些照片按类型学组合,成为工业构成摄影领域的先驱。

数字世界,每个人都有成堆的照片,为什么贝歇夫妇拍德国工业建筑,将之一格格地放起来,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头叫“格栅(Grid)”,而你我的做法却被形容成“文件夹”。

《德国8:摄影的语言——杜塞尔多夫学院》展览现场

伯恩贝歇1931 年出生于德国齐根市,曾就读于斯图加特和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学院。希拉贝歇1934 年出生于德国柏林,曾就读于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二人于1959 年开始一起创作。他们曾参加第5、6、7 和11 届卡塞尔文献展,在1990 年在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金狮奖,2002 年获得荷兰伊拉斯谟奖。2004 年获得瑞典哈苏基金会摄影奖。

565net必赢最新版 5

储气罐,贝恩德·贝歇&希拉·贝歇,1983—1992年

据贝歇夫妇当时回忆说,他们恰恰并非以构成的目光来拍摄,因为影像本身就是一种严谨的构成存在。他们认为仅仅是选择了这些可以被捕获的对象,然后放在画面中。尤其是作为训练有素的摄影家希拉贝歇来说,深知摄影所具有的对真实的完美的复制功能,它的精确远远胜于其他样式如绘画尽管后者技巧的完美胜过前者。最重要的是,以非常自信的中央透视正面的构成,加上一定的景深效果,展现出摄影对真实细节的复制能力,然而却区别于人类眼睛观看事物的感受。甚至最优秀的镜头也不可能和人的视觉所具有的适应性和可变性完全匹配,尽管照相机在精心的构成之后,产生了强有力的浓缩和提炼的可能。林路《从纪实到观念贝歇夫妇的类型学摄影》

  • 首页
  • 电话
  •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