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net必赢最新版 > 565net手机网站 > 孩子打了几次电话叫她婆婆上南宁来玩,一直问医生

孩子打了几次电话叫她婆婆上南宁来玩,一直问医生

在老家,孩子们都管奶奶叫阿婆,我的孩子在城里出生和长大,很少回老家,她不会说老家的客家话,也就不会用客家话叫阿婆,不过普通话的婆跟客家话的婆发音是一样的,她叫她奶奶的时候不叫奶奶也不叫阿婆叫婆婆 ,我们这做媳妇称呼家婆一般习惯随着孩子叫。

有病就去看医生!有病就去看医生!有病就去看医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17.5.14

今天周一,距离上个周五,经历了周六,周日而已,却恍如隔世

暑假,孩子打了几次电话叫她婆婆上南宁来玩,婆婆说等大伯家收完稻子,插完秧就上来。

10.27  番茄籽白天有点咳嗽和流鼻涕,晚上突然咳得很厉害,有些哭闹睡不好,婆婆半夜起来给他熬了止咳的中药喝下,才睡着。

早上6:00婆婆解了小手,6:15,护士过来量体温,36.7度,正常。

周五,周六,周日到今天的睡眠,基本整宿,困得熬不下去了就伴随着肚疼迷迷糊糊的睡着一会

说实在的,我不是个好媳妇但也不是个坏媳妇,婆婆嘛,不是个好婆婆但也不是个坏婆婆,我这说的好坏可不是指人品,更不是指为人处世,仅仅是指我们俩之间的感情关系。

10.28  下午给番茄籽买了感冒药和止咳药,药师本来还建议买点抗病毒的消炎药,被我拒绝,一是嫌药贵,二是感觉抗生素对小孩不好。晚上服了药,番茄籽一夜安睡。

我买了早饭,婆婆、悦颖,我们三个吃后,悦颖上学走了,婆婆吃了药也躺下休息了。

周五,雾霾假,正常的睡醒,洗漱,吃早饭,然后开始肚疼,刚开始没当回事,疼了两个多小时之后觉得是想去上厕所了吧,于是去厕所,厕所出来依旧疼,开始意识到好像不太对,给妈妈打电话,吃止疼药,上网搜止疼药起作用的时间,坐在床上忐忑,疼到开始闷哼,忽然想起十月份的阑尾炎,于是自己忍着平躺在床上自我检查,心里大概明白了,本来想着找人陪着去诊所,后来想算了,反正就是输液嘛,于是自己拿了钥匙跑下楼

婆婆上来孩子自然很高兴,因为有人陪她玩,给她买零食,还宠溺的满足她的一些无理小要求。家里有人照顾孩子,我也乐得可以安心忙工作上的事。不过婆婆上来没几天就病了,先是感冒,吃了两天药说好了。

10.29  番茄籽早上还是有点咳。早上和中午都给他喂了感冒药和止咳药,白天不咳,感觉好很多了,晚上就没给他喂药了(也有自己懒嫌麻烦的原因,我真不是个好妈妈)。还跟婆婆说,番茄籽吃药好很多了,婆婆也赞好,说一有病就应该及时吃药,好得也快,拖久了变严重了,就要花更多的钱吃更多的药才会好。我听了不以为然,觉得病也要分情况,不是什么病都要吃药,有时小感冒什么的不吃药也会好。(就是我的自以为是害死宝宝了)

愿上苍保佑,给婆婆一个健康幸福平安的晚年。

到诊所叙述完事情,医生的诊断是一样的,然后就赶快输液,输液的过程中疼的浑身直冒汗,一直问医生“为什么输这么久了还是止不住疼”,医生也很无奈,其实原因我懂,只是想唠叨吧。

星期五那天,我刚刚起床婆婆她没跟我说什么就出去了,她以前在这帮我带孩子住过好几年,认识不少人,特别是我们老家哪上来这儿的老乡,她喜欢去找她们聊天,我也就没在意。

10.30  番茄籽早上还是咳,我又给他喂了一次感冒药和止咳药,白天见他没怎么咳,又自作主张给他减了药(也许还有自己的懒惰),中午和晚上没给他吃药。不按时按量服药,私自减药的后果,马上就会告诉我,我是一个多么愚蠢和懒惰的妈妈,我真的不配做人家妈妈。

上午,龙妞、龙孩还有他们的大姑一行3人来病房探望,婆婆看到自己的亲外孙外孙女很是高兴。龙妞为姥姥喂水喝,用沾了水的棉签润泽姥姥发干的嘴唇。

三瓶水马上输完,肚子依旧疼的时候,真的很忐忑,弱弱的问医生“我到现在还肚子疼,晚上会一直持续吧,那睡觉呢?”医生建议睡不着吃止疼药,然后输完拿着药回家了,感觉疼痛轻一点了,所以很兴奋,叫了外卖,吃的很开心,可是没多久开始头晕恶心,内心一直埋怨自己干嘛要吃饭,干嘛要吃的不舒服了,本来就难受,然后找闺蜜各种聊,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恶心的感觉淡了,可是一整晚几乎没睡

中午,12点半下班回到家,孩子有点不安的跟我说:“妈妈,婆婆她去买菜怎么买这么久都不回来?”

10.31  番茄籽早上还是咳,我决定还是把药给他吃起来,吃好为止,可是为时已晚。早上和中午都按时喂了药,到了晚上,番茄籽不想吃饭,我还因此生气发脾气,说他不乖,完全没想到他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不想吃饭。婆婆抱着他,感觉他身上很烫,怀疑他发烧了,我自己摸一下,觉得还好就是比平时热一点,还跟她说有时额头热身体不一定会发烧,婆婆坚持说番茄籽发烧了,我当时还不信。婆婆当时说带番茄籽出去玩,顺便去打一针,在她的潜意识里,一生病就要打针,没有别的办法。我一听就火了,说什么打针,番茄籽之前打了多少针,打针都把人给打坏了,要去看病我自己带他去。婆婆听了之后也没吭声,然后我缓和了语气跟她说,你可以去药店买个温度计给他量下体温,看到底有没有发烧。婆婆带番茄籽出去了,我还淡定地在家里洗了个澡(我是有多固执,多自以为是,事实会证明我是个多么粗心、多么不负责,多么愚蠢的妈妈)。

从龙妞身上看到了她的妈妈、我的小姑子——巧梅贤德的影子。是啊!巧梅用贤良淑德的行为举止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个孩子和周围的亲人,使整个与她有关的家庭都变得那么和谐自然、那么温馨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周六)吃完药跑去输液,没开门,又回来等,等到九点半下去输液,整个过程被肚疼和呕吐感承包了,我觉得好像跟药有关,于是给姑姑打电话,姑姑听完惊诧于为什么用了那么多的消炎药,副作用我扛不住了,这才想着请假回家,顺便不行就把手术做了,跟园长请了七八天的假,然后买了高铁回来

听孩子这么一说我也不安起来,追问道:“你婆婆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回过家吗?”

后来到底是有些担心,万一真发烧了怎么办?洗完澡穿着短衣短裤背个小包,就出去找他们,刚好在路上碰到他们祖孙俩,婆婆背着番茄籽慢慢地走着,当时我心里还有点鄙视,怎么那么喜欢背,都三岁多自己会走了(我心里是有多瞧不起这个婆婆啊,不管她做什么,总感觉有点不顺眼;我又是多么骄傲自大啊,自以为上了大学,就以为高人一等一样,什么都懂,什么都比别人好;我又是一个多么自私多么心胸狭隘的人啊,婆婆辛辛苦苦打工赚钱,自掏生活费养我们母子,回来还不辞辛劳地天天给我们做饭菜,我为什么还是看她不顺眼,不能好好跟她相处呢,就算是陌生人也会被感动的,我竟然连一丝一豪的感动都没有,更不用说感激了,我的良心是被狗吃掉了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这么硬的?即使不能拿她当亲妈,两三年的相处,不说她为了我,为了她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也付出了不少,也帮了我们不少忙,拿她当亲人总是应该的。亲人就不应该在心里看轻,亲人就不应该不放在心上,亲人就不应该不关心,亲人就不应该冷言冷语相对)。婆婆就买了个体温计,我问她为什么不在药店给番茄籽量体温,如果发烧了也好拿些药吃。最后,我们在路中间的一个小卖部给番茄籽量体温,结果,结果就是番茄籽真的发烧了,而且是高烧38.7度。我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

今天上午输水的情况:输了4瓶药,加上冲管子的一瓶共5瓶。输了两瓶后,冲了半瓶,接着输第三瓶,后又冲了半瓶,护士过来拔针,我问护士不是还有一瓶吗?护士说下午再输,我以为是最后一瓶药不能与前几瓶药间隔太近,就没有强烈反对,心想下午婆婆还得挨一针,多受罪啊。这时恰巧银萍来送饭了。

到洛阳打车去姑姑医院,检查结果,阑尾炎,但是比十一的那次严重太多,血象高,阑尾发炎,有积液,然后继续输水,说肚子一直疼,所以娄叔叔给腿上扎了针灸,晚上回来喝中药,商量着炎症下了之后手术的事,然后很狗血的,睡前发现例假来了,手术没戏。一整晚还是睡不下,拉着朋友聊了一晚上,早上五点多睡着了一会

“嗯,没回来过。”孩子肯定的说。

一看到发烧,我们当即就抱着番茄籽准备去药店拿药(如果我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那么粗心,不那么自以为是,当即带他去医院看急诊该多好,及时医治,也不会到后来演变到不可控制的地步)。婆婆问我是去药店还是诊所,我想了想,说去诊所。然后我们去了离家最近的诊所。

午饭是巧梅回家做的,她给妈妈熬了小米粥和小茴香炒鸡蛋,给我带的是卤面,银萍把饭带到了医院。很好吃。

周日早上带着药去104院输的液,已经没有头晕恶心了,爷爷奶奶去看了,中午奶奶做的豆腐汤也很好喝,就是提起来中药,现在还是,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听到这个词,味道这个味儿。。。。。例假疼,阑尾疼,喝中药让拉肚子的肚子拧着疼,嗯,大概就是这几种疼的综合吧

这不对呀,虽然婆婆喜欢出去跟人聊天,可也没有聊这么久的呀,况且我们要上班挺忙,见她有空就给她钱让她帮买菜,她不可能十二点半还没买菜回来呀,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啊?这么一想我心里暗暗一惊,忍不住马上拨打了她的电话,可电话铃声就在客房的床头柜上响了起来,她没带手机出去,其实我也知道她上我们这后,一般不带手机出门,因为菜市扒手多,我就挨过两次,一次被掏了钱而我浑然不觉,一次被掏手机让我觉察到大喊一声把扒手吓跑了,至于婆婆她有没有挨掏过口袋和包包我不知道。她没带手机我就无法联系到她,就不知她一整个上午到底去了哪儿,就不知道到那里去找她,真让人着急让人不安。

是个男医生接待我们的。他先问了小孩的情况,然后用听筒听了听胸部,接着又拿出竹签和小电筒想要看番茄籽的喉咙。他叫番茄籽张开嘴巴,叫了几次番茄籽都不听,也不配合(番茄籽要是会听会配合就好了),还很抗拒,感觉他就有点不耐烦了,最后是在我们的帮助下,硬撬开了番茄籽的嘴巴才得以检查。

下午,银萍在病房陪护婆婆。我有事出去了一下,返回时婆婆正好输完第四瓶药。

周一没有听爷爷的话三四点起来把中药喝了,因为真的太疼,所以我想不喝中药至少少了一样肚子拧着疼吧,早上喝了中药跟着姑姑去医院输液,医院的护士还说“又见了,你这每次来,啥也不说先扎两针”我也想笑,对啊,上次十一也是,一个扎手背,一个做皮试,手上截止目前已经有大大小小七个针眼了

我孩子她爸最近特别忙,整天不着家,告诉他他也没空回来,白让他担心实在是没必要。可我必须得出去找找,不然万一真出事了可怎么办?

医生说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需要打两三天针,说着就要开单。我一看立即说,能不能不打针,只开点药吃。他说打针快一点,吃药很慢,就像你家里着火了,火很大没法控制了,你拿个桶去灭火又有什么用,必须要用灭火器啊。医生当时的比喻其实是很恰当的,番茄籽的身体已经着火了,而且已经很大了,必须要打针才能控制。可是,当时我的自以为是,我的自大,我的粗心,我的不重视,还有我对小诊所医生的轻视,让我放弃用小的代价灭火的机会。我根本不信任小诊所的医生,也不听他的,不用脑子直接就跟医生说,你给我开点药吧,我不要打针,我明天带小孩去儿童医院看,反正我每天都要去的。旁边一女医生一听我这么说就笑了,天天去医院?不知道她是嘲笑还是什么。而那个男医生当场脸色就跌下来了,很难看很不高兴的样子(想想也是,有人来找你看病,虽说只是个小诊所的医生,也不喜欢听到有人怀疑自己的医术,你既然怀疑,又何必来这个诊所看呢)。其实我当时就想到自己说错话了,可是话已出口,想收也收不回来了。医生见我如此,也不想跟我再多说什么,低头把单开好,叫我们交费拿药。护士小姐用量杯拿了一种红色的液体交给我们,让我们给番茄籽服下,然后又包了6小包药给我们,我们拿了就走了。整个问诊过程都是我在说话,婆婆在边上插不上话,她其实一直相信打针就会好,想要给番茄籽打针,可是又自知拗不过我,所以也保持沉默。

我买了晚饭,没有让巧梅送。婆婆吃了半个馍,就着中午剩的小茴香鸡蛋喝了碗小米汤,银萍只喝了碗米汤,把婆婆吃剩的菜清理干净。我把中午没吃完的卤面用开水泡热吃了。

可是最深的感触倒不是多难熬,多难受,而是更懂了喝了水,你才知道冷暖,不要奢望别人知道,别人不知道,因为没在他们嘴里。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一副穿了盔甲的帅气,身上的伤,心里的软弱可能就不见了吧,伪装坚强久了就不要矫情,因为别人眼里,你,本该如此

先去找那几个跟她熟悉的老乡问问,可问了人家都说今早没见过她,真是急死人呀!突然,我想到前两天她感冒我跟她说过,叫她感冒如果吃药不好就到菜市旁的XXX诊所去看看,去输液,因为那医生对治疗伤寒感冒还是比较有经验的,我们家孩子每次感冒发烧去打了吊瓶立马就好。

565net必赢最新版,回来的路上,根据以前的经验,考虑到番茄籽晚上可能会反复高烧,我又去药店买了退热贴和退烧药,还问了药师这种情况是不是要打针。药师给我解释了发烧的机制,说是病毒感染引起扁桃体发炎,才会咳嗽和发烧,发烧就是身体的免疫力在与病毒抗争,身体的体温才会升高,但是又不能让它升得太高,那样会对身体造成损害。病毒感染几天内都会反复高烧,只要吃些抗病毒和消炎的药就会没事的,过度打针也不好。药师的解释和不用打针的建议,跟我心里的想法一致,所以我很满意,边听边连连点头。终于有人跟我想的一样了,我觉得只吃药不打针的想法更对了。回来的路上还把药师的话,跟婆婆也说了下,其实只想证明可以不打针吃药也会好。还说,我宁愿去儿童医院多花点钱(真是一语成的,后来我会知道并不只是多花一点钱就了事的),也不愿在这样的小诊所给小孩打针。可是,药师的话怎么证明是对还是错,实际情况才能证明对错呀。

晚饭过后,巧梅来了,她说两个孩子跟他们的大姑一块回郑州了。我们在一起说话。

                                                  2018.1.22

去到到诊所我仔细看了,也不见她身影,这下我真的是急坏了。

一到家就给番茄籽喂了医生开的药,并安抚他睡下,并用温水给他擦身,物理降温。知道他还会发高烧,自己也没怎么睡,时不时摸摸他的额头和身体。到半夜果然又发起烧来,一量38.5度,高烧,马上给他喂美林,等身体发汗,又用温水给他擦身体,顺便物理降温。小家伙特别敏感,想给他贴个退热贴,刚碰到他的额头,他迷迷糊糊地伸手就拿下,试了几次都不行,就不再给他贴了。当时小家伙不舒服,哭闹起来,婆婆过来看,烧得这么难受,打针会舒服点,可是我没理她,还跟她说,番茄籽小时候有一次也是晚上发高烧,赶到龙岗中心医院,护士小姐也只给他吃药,同时泡脚物理降温的啊,也没有打针嘛。有过以前的经验,我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的处理方式是对的,听不进别人的话。殊不知小孩每次生病,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说到输水时,同病房的一个病友说,护士很坏,她们为了多挣一次扎针的钱,就故意给病人分两次输。我这才恍然大悟,原以为是药物不能间隔太近,没成想是为了多赚一点病人的几块打针钱,竟昧着良心,狠着狼心让病人再承受一次扎针的痛苦,医德何在啊!

今天是输液的第十天,这次生病的历时久了一点,爷爷,妈妈的电话是每日必备,只是因为输液太久饮食不规律了,现在正坐在楼下的诊所里输着第四瓶水,还有两瓶,生病的这段时间叨扰了太多的朋友,谢谢陪伴,如果不是闺蜜,可能心态早就崩盘崩的一塌糊涂了吧,有些事熬着熬着就过来了,有些话说着说着就不愿再说了

见那医生这会正闲着,就惴惴不安的问她今早有没有一个七十来岁,叫XXX的老奶奶到这来看病,那医生胡乱的翻看了一些诊单说没有。

我的自以为是,我的目空一切,我的狂妄自大,把我最心爱的宝贝就这样一步一步推到了地狱的边缘。

快九点时,巧梅和银萍回家了,我晚上陪护婆婆。9:30时,婆婆感觉肚子不舒服,结果没拉出来。我们就开始休息。

                                                  2018.1.28

一个在帮病人打针的护士打完针直起身子说:“XXX,她来过啊,刚刚输完液叫我帮拔针,说要去买菜回去给媳妇做饭。医生听她这么一说便仔细翻看了一下诊单说:“哦,刚才没看到,是有,发高烧,39度5,挺严重的,她明天还得再来输次液,要巩固巩固病情才能好彻底。”

11.1  早上六点多起来,洗漱好,七点就带番茄籽出发去儿童医院。小家伙精神不太好,不高兴,也不爱说话,也没有平时活泼。出发前,婆婆问要不要给番茄籽吃一次药,这个时候我又自以为是自作主张了一把,我说要吃完饭再吃药,而且要查血样,先不吃药。我的自以为是,我的自作主张,我的固执愚昧,我的粗心大意,把番茄籽最后的稻草也推开了。

为了联系方便,我建了一个仅限于我们四个妯娌加上小姑子巧梅共五个人的群,群名“微积分”,意为小女人,大能量。我喜欢祥和的家庭氛围,兄弟姐妹和睦相处,一家人其乐融融多好啊!我想起了公公那年有病住院时,我们姑嫂几个尽心伺候,连医生护士都以为四个媳妇是女儿呢。现在婆婆有病住院,看到同样的情形,医生及病友对我们姑嫂又是大加赞叹。

谢过医生和护士我忙往菜市走,暗想,病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还去买什么菜,这不是让人不得安心吗。

8:30  挂了9点到9点半的发热门诊。看还有时间,我居然还趁着间隙带番茄籽去七楼做了磁疗,也不管他是否舒服,还撑不撑得住。早上给他泡的牛奶一口没动,都进了我的肚子,只吃了我给他买的两个小馒头。没精神,没食欲,脸色差,这都是很明显病重的症状,可是我这个猪一样的粗心妈妈,一点都没发觉,一点都不重视,不立即带他去看病,还带着他跑这跑那的,真是头蠢猪啊!

半夜1:48婆婆起来拉肚子,我为她做了清理。我摸了摸婆婆的额头感觉没烧,问她背疼不疼,她说不疼,于是重又入睡。看着婆婆安详地熟睡,我知道是今天输的进口药起了作用,医生征得我的同意,用了一支600元的进口药,他说你婆婆背疼是严重的骨质疏松引起的,这种药对骨质疏松症有很好的缓解作用和治疗效果,只是太贵,但每个月输一针就行。我不想让婆婆遭受疼痛的折麽,只要不让她痛苦,即使药贵点又何妨。

菜市挺大的的,转了两三圈也没见她,没法子,只好先回家看看。

9:30  轮到我们看的时候,女医生也跟诊所的男医生一样,问情况,听诊,看喉咙,然后开了一张化验单去扎手指验血。扎手后,需等半个小时才能拿到结果,趁着这间隙,我又带着番茄籽去做脑超,真是一丝空隙都不放过啊(鄙视)!

从我婆婆解完手入睡到我记录完这段文字,时间已经指向3:30,听着婆婆均匀的鼾声,我心里默默祈祷:病魔快点走,还老人家一个健康的身体吧!

回到家,只见婆婆已经坐在沙发上休息了,想抱怨一句她不该有病不说让我们担心,可又觉得抱怨一个病人,还是个生病了的老人实在是不妥,终没说出口,只是问了句:“你输了液好些了吗?还发烧吗?”

10:30  拿到结果。我一看好多的箭头啊,好多指标不正常,可是我都看不懂,只知道不正常,并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当时心里也没太担心,觉得并不会怎么样。拿给女医生看,医生一看说,白细胞指标怎么高,要住院。我一听人都蒙了,又要住院?!问医生一定要住院吗,能不能先打针,他才出院没多久啊。医生很肯定的回答说,这种情况必须住院,白细胞这么多,怕会有并发症,万一感染白血病了怎么办,他之前是做什么手术住院了?我边听她说,眼泪都快出来了,哽咽得说不出话,等眼泪终于流出,才轻声答到,是鞘膜积液手术。不知道医生有没有听到,医生面无表情,而我已经哭了,旁边围着好些家长,都看着我,我也不在意,带着番茄籽出了医生办公室来到外面,眼泪直流。。。为什么?为什么又要住院?他才那么小,怎么受得了?

565net必赢最新版 1

她说:“好多了,不烧了。”

接着,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先给孩他爸,然后是姐,再然后是我妈,最后是孩他奶奶。给孩爸、姐、妈打电话,我都是哭着说的;给孩他奶奶打电话,我没有哭,大概是不想在她面前表现我的脆弱。婆婆一接到我的电话,听到消息后,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你告诉我有什么用,我能帮到你什么?”我听了好生气,我不是打电话告诉你孩子的情况么?你是他奶奶,我告诉你他的情况不是理所应当的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有其他目的不成?只怕你是担心我又要借你们的钱给孩子治病吧?之后她就开始唠叨:我早就跟你说了,有病就要趁早治,打一针就会好的,你偏不偏要去什么好医院,还不是一样,病拖半天甚至一个小时都不一样的,我有经验的,你看现在弄成这样,又要花好多钱打好多针吃好多药了,孩子还受罪。听她似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也无话可说,我确实错了。亲妈跟婆婆确实不一样,亲妈在你无助的时候会第一时间给你安慰,叫你不要着急,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需要住院就去住;婆婆第一时间会数落你的不是,埋怨指责你的不对,花钱给孩子治病对她来说是很为难的事。

朝霞

  • 首页
  • 电话
  •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