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net必赢最新版 > 565net手机网站 > 越来越疼痛,我知道父亲的

越来越疼痛,我知道父亲的

二零零六年的十月,在从滨州医学院确诊回家的车上,当我踌躇难受而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对面的父亲轻轻地说:“做吧,我都知道了……”紧盯着父亲的我发现,父亲说话时两眼盈满了泪水,边说边缓缓、缓缓地扭过头,朝向车窗外……好久……才回过头来,“不要跟你娘说,她会受不了的,只要说第一次没做好就行了……我就是担心你娘……也是为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爹我能想得开……”

2018年4月21日,星期六,晴

我是怀孕不到四周,就用试纸测出来了。由于北京建档太费劲,第四周就马不停蹄的去医院。结果B超看不见胎心胎芽,不给建档,而且医生告诉我另外一个令我泪奔的消息。孕酮低太多,孩子可能不好了,如果有出血就等着做人流吧,都不给我开药保胎。绝对的晴天霹雳,这才欢欢喜喜的几天,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医院门口我把大鼻涕抹了老公一大襟,他也默默地不说话。后来我找人开了一盒黄体酮注射液,打了七天针,外加每天三大碗豆浆。6周再去做检查,一切正常了!经验就是☞一定不要听大夫吓唬人,如果没出现出血腹痛,就好好平躺保胎。

我知道爹是能看得开的人,从小我就相信。可是呀我就是想不开,能那么想得开么,粘上“癌”这个字!心憋闷得难受似乎有什么要呕出来似地,可是我不能哭,我是父亲的儿子,我的感觉告诉我面对父亲不能流泪,可是再怎么坚持,那眼泪就像从地底喷涌的热泉一样怎么也挡不住,我也扭过头去,背向了父亲,看……窗外……默默的秋雨无声的从我的脸上飘落,飘落……明媚的阳光被扬起的尘气遮住了,我的心随着车轮的碾压零落了,飘散了……

565net必赢最新版 1

从第七周开始,孕吐如约而至。刚开始吐饭,后来吐苦水,早上还吐点儿血。虽然不算厉害,但吐完基本也没啥力气站起来。一点儿油烟味儿都闻不了,能闻出哪家饭馆用了地沟油,就像警犬一样一样的哈哈哈一直吐到第十三周就好多了。虽然后面也吐,但是都是小case了。经验就是☞越饿越恶心,即便再不想吃东西,也要填填肚子,胃空了会巨难受。大多数女生都会有反应,忍忍吧,都是在能忍受范围内的。

二次手术后的父亲恢复得很好,虽然七天之内接连做了两次手术。二次手术后的第三天父亲就不在医院待了,执拗的走回家,开始要我陪着,也仅仅是陪着;后来就不跟我打招呼,独自在医院和家里之间来回。毕竟是因为工作,我也不能长久的陪侍着父亲,回到单位,每一次打电话,父亲都是很大声很响亮地说,我没事我忙着呢,匆匆的三言两语的就挂掉。

        两年前,一个炎热的夏天,一场天灾人祸的事件就这么发生在这个面黄肌瘦,黑不溜秋的小男孩身上了。

12周做NT 从现在开始,基本就开始了规律的每四周一次的产检。还挺好,抽血一次过关,据说不过关还要做羊穿。14周唐筛,16周小宝贝有胎动了,18周老公隔着肚皮都能感觉到宝宝的活动了,历史性的时刻,当时把老公兴奋够呛。22周做小排畸,可能我太胖了,做B超压的老疼老疼了还好,一次通过。26周糖耐565net必赢最新版,,血就一管子一管子抽,还不让吃东西,喝点糖水就抽血,就等着,再抽血,再等着,再抽血。胳膊扎一堆眼儿,医生说“正常”就把我打发了,挺好的!28周,最让我崩溃的事情来了,牙疼!可能是激素分泌问题,孕晚期牙疼要了命啊!疼的根本不困,就哭,就想打人,因为不能用药。什么喝酒,什么花椒粒儿,什么云南白药牙膏,什么止疼片……都已经不管用了。老公带着我开车去了海淀妇幼,人民医院,北大口腔西四院,苦苦哀求都没人给我这个大肚蝈蝈处理。最后去了北大口腔医院魏公村那个院,24小时急诊,真是我的救命稻草,医生但帮我弄不疼了,态度还特别好,太神奇了,永远感激那个叫王非得帅哥医生!28周之后孩子顶着胃,又长头发就会有点儿烧心。30周之后觉得日子可漫长了,肚子越来越大,我30周就跟人家40周差不多,走不动啊,累啊!36周B超医生说孩子臀位,应该不会转,等着剖吧。因为之前一心想着顺,突然说只能剖,还挺不甘心的。那没办法,既然都剖了,我也别控制了,吃吧哈哈哈结果一周长了六斤,六斤啊~37周产检头位,孩子啊,妈妈不吃了,估重六斤半了,再大可生不出来了。医生说这回不会转了。38周臀位医生说这回肯定不会转了,等着剖吧。39周横位,这就更得剖了。约了39周+4手术,床位排好了,入院手续办好了,病号服也换好咯,医生说我再摸一把,看看啥情况。说是头位入盆了,又B超确认了一下。说没有剖腹产指征,不能收,把我撵回家了。接下来的一周我就在医院附近酒店度过的,怕临时发动来不及。到了39+8还没发动,产检我终于忍不住了,恳请大夫给我剖,她估测孩子得八斤多,我肯定生不出来,我心里也特别害怕。终于医生同意了,40周+1我的小儿子出生了,八斤二两。

转过年,没过正月十五,正月初三。父亲就硬是从我这儿回了家。“我得回家,我得把包出去的地都要回来,我非得让他们都看看!”“见了面就问我——你挺好啊,我是挺好,我就是挺好,他们还以为我怎么样了呢,我非得让他们看看!”拗不过的,我知道父亲的。

        当初,在自家的楼顶上清理垃圾,新建的楼房也没有安装上护栏,就这么清着清着,意外的事情就这么偶然的发生了,当初只知道踩空了,但是还是很清醒的想着,完蛋了、完蛋了、、、

孩子营养很充足,孕期就正常吃饭,也没特别吃啥,不挑食就好。

这之后的四年多,父亲一个人种着玉米、小麦、棉花五亩多的地,种、管、收几乎全是一个人,还要照顾患有血栓的母亲。每次我回家从不要什么,只是等我回还的时候,把他的米面菜粮凡是他所有的他认为我需要的塞满我的手我的车。

        腿上有疼痛的感觉,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到身旁站着几个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站着的却是自己的家人,旁边还有几张病床,当然也躺着病人,很清醒的知道自己已经被送往医院了。

父亲的牙很不好,剩了没几个了,我好多次回家总是劝父亲镶一口好牙,甚至我舅--牙医用车来接,父亲也坚决不去,“我不用了”“一个样啊……”这几个字常从父亲的嘴里说出来,我感觉真的有些异样,尤其是那个拖长了音的“啊---”

        越来越疼痛,当时就感觉到全身都是吸血虫,而且是千千万万只吸血虫在咬自己,奋力的挣扎,越动越疼痛,很无奈,只能躺在病床上留着眼泪,忍受着疼痛,没过几分钟就来了一个医生,手里还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纸袋,慢慢的往我这里走来,一开口就直说;检查报告出来了,具体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右腿骨折比较严重,需要三万块钱做手术。

三月八号,妹妹看过父亲后给我打来电话,说父亲近来很是不好,动过手术的那半边都不好,左边耳朵几乎是聋了,左眼不停地淌泪,左鼻子也总是堵塞,左边的脖子上长了很多的疙瘩……我的脑袋“嗡”的一声……转移了……扩散了……我不敢想下去了……马上给父亲打电话,声音明显地苍弱了,但还是坚持说“我没事”,实在拗不过就说“就这么回事了……”“还花那个钱干啥……”

      手术后的第一个晚上,一直都没有眯过眼睛睡上一觉,因为当时麻药过了是非常的疼痛的,哭啊,喊啊,就这么折腾着,也有护士偶尔来打一下止痛针,但是还是特别的疼痛,搞得旁边的病人也没能睡上好觉,同时人家也知道医院本来就不是好睡觉的地方,没事,谁都不想去住院,再说医院本来就是人间地狱,活生生的折磨人。

我问妹妹,到底为什么。妹说同村的一个人和父亲一样的,手术做的比父亲晚,连做了两次了,马上要第三次,人都看看不行了,老是挨着去找父亲聊……

      手术后的第二天,慢慢的就没有那么疼痛了,也不喊,也不哭了,躺在病床上,静静的看着吊瓶里面的药水,一滴一滴的输入自己的体内,当时,脑海里总是在盼望着快点好吧。

  • 首页
  • 电话
  • 亚洲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