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net必赢最新版 > 565net手机网站 > 打电话的是阿康的父亲,父母的电话永远都会如期而至

打电话的是阿康的父亲,父母的电话永远都会如期而至

推荐人:zxb7330163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10-06-27 09:09 阅读:

  母亲絮絮叨叨半辈子,教育儿女,操持家庭。女人再强也左摇右摆拿不定一个注意,总在等待丈夫给下个结论,她是觉得欣慰的。母亲不说,但我知道母亲是极依赖父亲的!

父亲又打电话来了,不过他只负责接通,说了一句“你妈有话和你说”,就把电话给母亲了。他总是这样,默默的充当着“转接者”的角色。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很少和父亲打过电话。每当我不在他们身边的时候,我坚持着和父母至少一周三次的通话,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是我还没来得及打电话时,他们的电话就如期而至了。儿子对父母的关心永远不及父母对儿子的眷恋。和父母通话,倒不如说和母亲通话。我与母亲有说不完的话题,和父亲却永远不超过三句。不是不愿意和父亲说什么?只是他的原则似乎永远是长话可以短说,短话干脆不说。他可以有问必答,却永远是简明扼要,不用猜都知道他会说哪几个字。所以到后来他每次接通后为了尴尬就把电话给了母亲,我也任他这样,因为我知道他会在旁边的——不管在做什么。

565net必赢最新版 1

办公室里,同事阿康的手机响了又响,我们猜测准是他女朋友打来的。阿康回来后,我们打趣地告诉他,他的爱情电波刚刚来过。阿康笑嘻嘻地拿过手机,愣了一下后,然后回拨了过去。

   父亲是这样一个人,不和母亲争吵,让母亲在矛盾中占上风。不爱谈论别人,母亲是极爱说话的,这点让她觉得父亲无聊。不浪漫,结婚20多年母亲似乎没收到他的礼物。母亲觉得大半辈子父亲没关心过她。我的性格是像极了父亲的!

母亲接过电话,就会从我的生活到我的学习,我的吃,穿,住,行一一问一遍才放心,“加没加衣服”,“学校的饭菜合胃口吗?”“学习累不累?”,“有没有好的事情和妈分享?”,等等等等,然后又会将家里的事情都告诉我。大到邻居哪个结婚哪个生小孩,小到今天在园里居然发现了一条小黄瓜。父亲虽不接电话,可每次打电话的时候,不管做什么都会停下来,在一旁听着。在母亲忘了什么要说的就会赶紧叫妈叮咛几句。妈扯得太远了,则在一旁不断提醒——长途长途。妈说到什么他不认可的事时,就会偶尔发表自己的意见。他更像一个精准的报时器。“快讲,快讲,快10分钟了”,“叫你快讲,你看又过了60秒了”,有时我要挂电话了,那边还在提醒“还可以讲几句,还只有20秒”。

图片来自网络

原来,打电话的是阿康的父亲。电话这头的阿康分明有些不耐烦,刚说了没几句,他便一个劲儿地催促父亲挂电话。结束通话后,阿康自言自语地抱怨,一打就是五分钟,真是上年纪了。看着阿康不羁的样子,我暗想,平时和女朋友打电话都按小时来计算的他,怎么跟老爹连五分钟的通话都觉得漫长呢?我忍不住问他:“这样跟父亲说话,老人家肯定生气了吧?”没想到阿康一摸脑袋,说:“没事,自己的父亲能担待。”

    谈起母亲心里总是酸的,上高中那会儿时常围绕在母亲身边,那会儿她对我的控制欲是极强的。大事小事都得汇报,允许才可以去做。我冲她喊着吵着她也是烦透了我的,时常念叨“快点长大吧!嫁人就好了,妈也再不为你操心了!你也就理解了妈的苦心了!”就这样,我从未向住在对门的男生表白过,也没接受过。我当时多么喜欢他。听母亲说他已经有个小女儿了!

我常在暗地里笑他,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吗?多几毛钱就多几毛钱,何必死死掐在最后一秒挂电话。但我从未和他正面讲过。我知道生活在农村供养一个大学生对他们是多么的不易。不管风雨,不管何处,父母的电话永远都会如期而至。不论有都苦,不论有多累,父母永远是站在你身边,从未离开。随着我的长大,父母渐渐老去,我已经不在他们身边了,所以不愿剥夺这一周几十或者十几分钟的电话。

国庆•中秋如期而至,夜不能寐。每逢佳节倍思亲,早几天就开始梦见父亲、梦见母亲。想念父母,如同咫尺,却远在天边。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似乎只有写点文字才能安抚自己的思念之情,寄托自己的哀思。

这也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自从妻子怀孕后,母亲便搬过来和我们同住了。每天早晨,我和妻子都不必再早起,因为母亲肯定准备好了早餐;下班之后,我们总能进门就可以吃饭,再不用为买菜做饭而发愁。时间一长,我开始挑剔起来:“妈,都连吃几天面条了,今天怎么还是这一套啊?那盐便宜了是咋的,你真舍得放……”面对我的抱怨,母亲总是像犯了错误的孩子,先是愧疚地笑笑,然后用商量的口气说:“这回先将就吃吧,下次我一定注意。”那天,妻子私下跟我说,以后不要这样跟妈说话,她听了会不高兴的。我哈哈一笑,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妈度量大得很,她从来都没有生过我的气!”

    我大学毕业留下工作,应了母亲那句话“快点长大吧!嫁人就好了!妈再不为你操心了。”现在拿起电话,与母亲谈不过二三分钟便不知说什么了!父亲呢?总是向母亲抱怨我不给他打电话,这是母亲告诉我的。打电话去,父亲开口就问“谈对象没?该找什么样的。该怎么相处。”长篇大论起来。我不知怎么了,母亲话少了,不愿多说什么,也不怎么唠叨我了,父亲倒是说起话来。是他们老了吗?还是从姥姥去世那年开始,我上大一,母亲40岁。她便不喜说话了!

我曾听过我同学对我发牢骚,抱怨他父母对他管的太多了,几乎每天一个电话,如果哪天没接,半夜十二点都会电话过来。有一次他在外玩,手机忘了充电,第二天回去后开机显示十几通未接来电,来自各个地方的亲戚,他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回过去才知道是他妈问他有没有去那玩,担心你,他一一回复后回头就打电话把他妈说了一顿。我听后对他说不应该的,儿女再小的事情在父母眼中都是最大的事情。他回我说同样是独生子,肯定知道他的烦恼。

-1-

突然,我想起一句叫“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话。仔细想来,天底下比宰相度量还要大的人,莫过于自己的父母了。难道不是吗?无论我们说了怎样难听的话,做了如何令他们伤心的事,他们总是能给予我们最大的包容和谅解。而我们呢,总是觉得父母的度量大,不会跟自己计较,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无所顾忌,从来不曾考虑他们的感受。

   过年回家,一大家人迎接我。母亲老了,我抱住她,我轻松把她抱在怀里,而以前我还无法揽住她的腰。

是的,我也是独生子,曾几何时,我妈也是一天一个电话,有时我在图书馆,有时我在和同学玩,有时我在忙着忙那,我也曾烦过,甚至故意不接她电话,也曾和他们发脾气不需要如此频繁,这样会给我压力,哪天我没有接到电话或者有事去了她就会担心会胡思乱想。可一段时间没接到他们电话的时候,我竟是如此想念,担心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是不是生病了。事后我爸和我说我妈在家暗自流泪,明明想念却不愿再给我压力。听到这,我莫名地鼻子一酸,差点就哭了出来。是啊,和朋友可以煲电话粥,可以一直拿着手机不停微信,为何不肯舍出一丝时间给父母,报个平安呢。

565net必赢最新版,每年国庆长假或中秋在一起吃团圆饭已是家里几十年的老规矩。每逢节假姊妹们都会向父母亲周围聚拢,父母在哪,哪里就是最热闹的地方。如遇到特殊情况,不管我还是弟弟妹妹,至少有一个会带着孩子陪父母亲过节。

然而,父母再能担待,做儿女的我们,也要对他们“客气”一点,千万别寒了他们那颗看似宽容但却敏感的心才好。

    过年就是图个热闹,亲戚朋友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便算过年了。父亲有个老战友,我以前是没见过他的。母亲说也是最近三两年搬过来的,那会我正念大学,所以不认识。父亲把他们一家人请到家里做客。父亲让我叫他杜伯父。他不似父亲,他看起来很严肃,他的妻子也听他的话。他叫她帮母亲做饭,她便挽起袖子,母亲死活没让。

以前看过一句话,说“孩子是父母手中的风筝,不论飞多高,线永远在父母手中。”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能感受到这句话中的分量了。当有一根线在父母手中牵着时,我们常常会怪被束缚着,被纠缠着,父母的唠叨让我们心烦,父母的管制让我们觉得做事情束手束脚;当我们越飞越高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想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烦人的牵扯,逃离父母的魔掌。可我们是否想过假如身后的那根线不在了,会不会去怀念曾经身后的那股力量,去懊恼曾经对他们发过的脾气?估计只有到那时,我们才会晓得这会父母的唠叨是如此地弥足珍贵。

原来很喜欢过节,因为过节了全家人都可以团聚在一起,和父母弟妹们一起享受快乐和愉悦。可是自从父亲走后,很怕过节,一到过节,往年过节的情景会历历再现,无不为之感伤。母亲元月份走后更甚,过节似乎成了过难,总是悲喜参半。节日的喜庆带来的欢愉总也压不过思念父母带来的悲伤。

   看似请他们一家人吃饭,实是为我相亲,这位杜伯父有一个儿子,大学毕业便在父亲安排下进了部队,因为执行任务伤了腿。他倒是长的不错,眼神坚定而有力,浓眉黑发,听说眉毛浓的人重情义。他不大笑,似乎从来没笑过,又或许所有人都习惯了他的冷淡。席间父亲谈论我,母亲则是偶尔说上两句。杜伯父谈着他,他的母亲只是笑着。我时不时瞅他几眼,正好与他眼神遇上,定定的竟移不开了,他倒是低下头。我和他像订了娃娃亲被两位父亲绑在一起。

父母的电话又来了,我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听着他们的叨叨絮絮,听着他们在电话中拌嘴,不知何时,嘴角已泛起了笑容。

如果有人问:世间最折磨人的东西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无奈。这种痛苦有时让你憋闷的感到无法呼吸,有时让你忏悔到想捶胸顿足,有时又会让你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

   饭后父亲问我怎么想的,我告诉父亲我喜欢他。母亲竟然哭了起来“死活我都不让我女儿嫁给他,我不能毁了她的幸福,你们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安慰着母亲,父亲点燃一根烟。后来母亲告诉我他双腿按的是假肢。我的心一颤。

我们常常会为当儿女的没有照顾好老人、甚至给老人添堵、大逆不孝而自责。

    我继续让母亲操心。

父亲母亲相继走后,我们经常怀念那些和父母在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我们还会设想和憧憬假如他们还在的话,我们现在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杜伯父连续几天来我家做客,他和我说话,我多是回答他。他和父亲聊的热火朝天。临走前一天去他家做客,他和他母亲忙来忙去,他母亲说菜都是他烧的。他却没和我说一句话。

我们坐在一起说起过去的那些事、那些人,谈论起现在的一些大事件和小事情,谈起自己对一些事情一些人的观点和看法时,常常会说 “ 对这个问题,爸爸肯定感兴趣!” “如果是爸爸,他肯定是这样认为的!” “要是妈妈肯定会说”……

  走那天是晚上的火车,送到站我让他俩回去。母亲偷偷擦着眼泪,父亲拉着我“你妈难受,要不回家吧!”“恩,找机会就回家。”开始检票手机响了,是他打来的,我接起电话“你要走了吗?”“恩,检票呢?”他要让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他却沉默了半天。“一会儿打给你,我先检票。”挂了电话,过了检票口,火车鸣叫着驶来,突然有人拉住我,他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火车停下了,人们开始拥挤着上车。他紧紧抓住我的皮箱“我送你上去吧!”列车员没让他上去,我站在车上接过皮箱,他死死不放开,我看见他流泪了!“我等你回来。”我贴在玻璃上看他渐远的轮廓,直到再也看不清。我,千千万万割舍不下。

过去不理解“永远活在我们心里”“音容笑貌”等句子和词语的真正含义,现在才彻彻底底的理解并且懂得了。我真切的感受到父亲母亲真的活在了我们心里。老人的言谈举止、为人处世的风范,举手投足的一颦一笑,甚至是说话的语气腔调都在我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我俩一直电话联系,他重新找了工作,他时时笑起来,他说他想念我,想着我一切都充满希望。我从来没和父母亲说我俩的关系。他说过段日子来看我,我抓着这个希望等着他。可他始终没有来。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最后是关机。

父母不仅教育影响了我们这一代,而且也深深地教育和影响了下一代。我们时常会从孩子嘴里听到“爷爷在的话”“奶奶在的话”,而且会声情并茂的学着爷爷的腔调、爷爷的手势、奶奶的表情来述说话题。

  已有些日子了,我一直惦念着他。他不会骗我。那天我给父亲打电话,绕来绕去还是绕到他身上。父亲叹了口气“那孩子命苦,前几天被车撞了一下,当时送到医院,都以为没什么事,可人就那么没了。”父亲说着苦命的他。我只是耳朵嗡嗡响,什么也听不见,哭泣也没有力气。不,说不出那是怎样的疼痛。

弟弟是一大家之主,稳妥把握着家里的大局。每当我们和弟弟在一起想起父亲母亲感到悲伤的时候,他总会扭转局面,说起一些高兴的事,回忆父亲的幽默、风趣、谈笑风生,说起母亲的顺口溜歇后语,把大家的欢乐情绪调动起来。

  • 首页
  • 电话
  • 亚洲必赢